出炉鸡翅

这个人很懒,所以什么都留不下

【原著漠尚】后知后觉(6)

慎入!流水账文笔,节奏应该很慢

∞其实与其说是原著漠尚不如说是漠→尚

∞因为原著漠尚出现不多我有点琢磨不来所以很OOC

∞这篇是刀!可能有后续可能没有如果有肯定是BE

∞最近很忙所以更新随缘

如果以上可以接受那么请继续↓ 这章是过渡章


【原著漠尚】后知后觉

6.

       之后他在浴室里就着姿势和傀儡欢爱一番,在高涨的情欲中放任自己喊他的名字。

       清华。

       沐浴后傀儡自然地起身服侍他更衣,一场欢爱没有对傀儡造成任何影响。漠北君站着任由他摆布。真好啊,真方便啊,事后不需要清理,事前也不需要前戏,手下的身躯乖顺又安稳没有任何颤抖,强行进入时也没有听到煞风景的惨叫声,也听不到——

       “你……清华。”漠北君顿了顿,显然不是很习惯这样称呼他,傀儡整理地铺的手随之停下,歪头看着他。“你以后不必睡地铺,”他又顿了顿,觉得脸奇妙地有些发烫,说出的话变得有些别扭,“你以后睡里面。”

       傀儡听令收好地铺,脱下外衣,然后爬到床靠墙的那边,像猫儿一般蜷成一团闭上眼睛“睡觉”——有次漠北君因急事半夜上安定峰找他,便见过他这副睡姿。

       漠北君把傀儡的身子拉伸开,抱着他陷入睡眠。

 

       “君座饶命啊!小的该死,这事小的真的不知道!”

“滚!”

       看着地上跪趴着求饶的人族,漠北君只觉得头疼心烦。尚清华死了自然会有新的人族厚脸皮地顺势扑上来当走狗,甚至言语里大有自己能够替代尚清华的意思。刺探情报的工具自然有多少用多少,背叛他的就杀掉,漠北君从不拒绝送上门的工具。

       可是这些人没一个让他省心的,拿回来的情报不是太少就是太笼统,对他的问话一问三不知。

       全都不如尚清华心细。

       这次攻打人族修士,漠北君本想通过情报判断对方实力再决定如何出兵。眼下情报不全,且偏偏在关键处信息模棱两可,仿佛实力极强,又像是虚张声势。不知对方虚实,漠北君只能亲自上阵。

       漠北君命令傀儡在寝室里等着,转身施法传送到人界试探战局。

 

       这次攻打的是一个日渐衰落的没落门派。本来这样的门派是不会被魔族放在眼里的,洛冰河通常按地域派低等魔族过去围攻他们,直接灭门。但是之前被派去消灭这个门派的低等魔族死伤惨重,活下来的也都意识不清。后来有一金丹修为的魔修自荐,却一去不回,洛冰河以为他败了逃跑,却也找不到他。洛冰河一时分不开身,于是灭门这个任务落在了漠北君的身上。

       门派坐落在深山密林中,因此漠北君没有伪装成人类——散步在深山老林的人族也很可疑,只是穿了一件墨绿色的衣服,方便伪装在草丛灌木中。这个门派着实小,漠北君在另一个山头观望,放眼望去看不到任何明显的建筑,只有郁郁葱葱的树木。在山中行走时也不觉有异,四处与寻常的山无差,偶有鸟儿从一个枝头飞去另一个枝头,吱吱叫两声,还有偶然遇到的受惊逃跑的兔子和飞来飞去的一两只蓝色蝴蝶。

       漠北君由一开始的防备,越往山林深处走越是疑惑。他莫不是到错地方?这里没有阵法,没有任何阻挠,感受不到灵力,也感受不到那个一去不回的魔修的气息。他继续隐藏气息行走,重重叠叠的树干后隐约现出一点不寻常的光泽。漠北君立刻凝神,躲在树干后仔细观察。那是一间平房的屋顶,光泽是瓦片反射的阳光。看上去是人族里常见的人家,有两间屋子,还有一个小院,院里有井,井边……站着一个人。

       那个人身穿布衣,盘着头发,看上去正在打水。待他把水打上来站起身,漠北君清楚地看见他的样子。

       ……尚清华?


tbc.

——————————————————————————————

我觉得漠北君没有那么傻。所以我卡文了。但是我编不下去了。所以我又发了。


我。。。我卡文了QAQ


【楼上一堆说吃邪教没有问题但尊重作品的..首先你们就是在侮辱这部作品了,别人怎么不可一世先不提,你既然看过这部作品并且喜欢,那你应该也知道作者是不允许,不允许,【不允许】出现拆逆的,这不是圈不圈地自萌的问题了问题是地都是我的你上哪圈?(这句话不针对过去曾吃过如今不吃/心里喜欢但不会嘴上bb的人,阿西老师和那位退圈文手) 只是针对楼上某些不明情况就bb的傻子。】

以上言论来自今天一个瓜里的一个评论。

emmmm我一直以为作者在文章介绍里声明“不允许拆逆”的意思是指不要在原著评论或者作者面前(比如微博@作者)刷邪教。

原来是我理解错了啊。。。发作品和表达喜欢就算数的。。。


【原著漠尚】后知后觉(5)

慎入!流水账文笔,节奏应该很慢

∞其实与其说是原著漠尚不如说是漠→尚

∞因为原著漠尚出现不多我有点琢磨不来所以很OOC

∞这篇是刀!可能有后续可能没有如果有肯定是BE

∞最近很忙所以更新随缘

如果以上可以接受那么请继续↓


【原著漠尚】后知后觉


5.

漠北君略施法术,急急忙忙带着尚清华回到自己的寝室中。还没松一口气,就被脚下堆的一小圈黄沙拧了眉头。

是衣服上残留的沙土,要是尚清华还在世,定会在他施法前就提醒他要清掉身上的沙子。他无奈地摇摇头,吩咐傀儡把他和自己身上的外套拿去门外甩干净。随后手一扬,用魔气带起一阵风,把地上的沙子吹出门外。

漠北君今日因君上委托去西边荒漠处理公事。荒漠常年风沙,白天日头高照,纵使漠北君尽力施法降低身体周围的温度,还是出了一身汗。在那呆了不过一日,身上的衣服甚至重了不少——衣服缝隙里全是沙粒。此刻站在寝室内,他只觉得浑身黏腻,恨不得快点洗净身子休息。

和浑身别扭的漠北君不同,傀儡不是活物,没有出汗,只是头发上挂了不少沙子。

漠北君看着傀儡的发顶,心思一动:“你备好水,与我一同沐浴。”

 

漠北君仰塘在浴池里,头枕在浴池旁边的水盆边,让傀儡梳洗他的头发。北疆君主的浴池能容下四个人,但是漠北君从不愿让别人服侍他沐浴。此时大而空旷的浴室里只回荡着傀儡用手搅动凉水的声音,漠北君内心少有的安逸又——无趣。

若是活着的尚清华,现在绝不会有条不紊地服侍他。他或许会受宠若惊,或许会疑惑不解又胆战心惊地想着自己什么目的,总之,即使他尽力克制,梳理他头发的那双手也一定是抖着的。

傀儡洗净了他的头发,端起水盆倒去脏水。漠北君睁开眼坐起身子,看见傀儡光着身子跨进浴池。他的动作没有一丝犹豫,漠北君却觉得这幅场面相当违和。

冰魔洗澡用的可是凉水。若尚清华还活着,肯定不乐意用冷水梳洗的,但他又不敢反抗,最后定会不情不愿地发着抖踩进池子里。

傀儡乖顺地用棉布轻轻擦拭他的手臂,漠北君又觉得自己的想法太荒谬。若是尚清华活着,这些事情都不会发生,他定不会提出沐浴这种暧昧的要求。

傀儡和尚清华一样很细心,细长的手拿着棉布擦过他的手臂,他的胸膛,他的小腹,按着大腿的肉为他擦去被汗水黏在上面的尘土,连指缝都帮他洗净了,要不是漠北君制止了,恐怕连隐私部位他也毫不犹豫地摸去。末了清掉漠北君身上的泡沫,他才歪头清理自己的头发。他的手指机械地拨弄着头发,没有一丝生气,面对被他刚才的动作挑起欲火的漠北君无动于衷。漠北君看着细沙从他的发丝顺者手掌带上的水流慢慢流进池子,心中欲火烧得更旺。

反正傀儡没有任何意识,干脆把以前不敢做的事情都做了吧。

“你转过去,我给你擦背。”

傀儡的动作停住了,把身旁的棉布递给他,转过身去,乖巧地坐着。漠北君看着他光滑的后背,微微一愣。

尚清华全身上下的皮肤都不是那么光滑的。

过去漠北君为了防止他背叛自己,可没少用蛮力制服他。尚清华以前还是外门弟子,修为不够,不擅长用灵力加快伤口痊愈。久而久之,他的身上就布满了大大小小的疤痕。后来有一次漠北君拉着他去闯一个魔窟,不料魔窟里住着数量众多低等魔族,漠北君与他们打斗时无从分心,没有注意到尚清华。直到尚清华发出一声惨叫,他扭过头去只看见一只魔物抬起爪子正欲再次往那具血肉模糊的躯体上划去。

最后他们出去了,漠北君还带走了想拿的珍稀药草。但尚清华因此受了重伤,背上三道血肉模糊的爪痕看得漠北君心惊。那日漠北君潜入安定峰,将尚清华放置在不知哪个弟子的门前,又故意弄出声响,在暗处躲着,直到有人看到尚清华的伤势发出惊呼他才离开。

再往后,他察觉到心里那点心思,换了别种方式惩罚尚清华。情到浓时他摸着尚清华的背,就能摸到三处凹凸不平的肌肤。随着尚清华的修为精进,三处疤痕越来越小,但他的修为又不足以完全修补,于是最后三片瘢痕便成了三条线,歪歪扭扭地横在他的背上。

漠北君轻轻抚摸着那一大片光滑的皮肤,手下熟悉又陌生的触感重新撩起他的情欲。他单手环过傀儡的腰,手上轻捏抚摸着同样平滑的小腹,一边亲吻着那三条瘢痕本在的位置,另一只手伸向自己的下腹开始动作。

半晌,他闷哼一声,泄了出来。


tbc.

——————————————————————————————

我觉得这不算车?应该没事

写着写着觉得漠北君有点受啊。

咦我发现我50粉了

不知所措

谢谢大家的关注鸭

但是因为学业繁忙所以我写文会很慢很慢很慢

而且开坑随缘。。。

如果等不及可以考虑放置我´◡`

评论区点梗,cp限冰九,漠尚,帕佩

我找一个有灵感的写


【原著漠尚】后知后觉(4)

慎入!流水账文笔,节奏应该很慢

∞其实与其说是原著漠尚不如说是漠→尚

∞因为原著漠尚出现不多我有点琢磨不来所以很OOC

∞这篇是刀!可能有后续可能没有如果有肯定是BE

∞最近很忙所以更新随缘

如果以上可以接受那么请继续↓


【原著漠尚】后知后觉

4.

 那一晚像是一个开关,按下开关的漠北君发现尚清华与他相处了半个百年,他从没有留心过尚清华有什么习惯。

这不能怪他,这当然不能怪他,以前他总想着如何在尚清华面前施压防止他离开,分不开心思留意别的事情。

但是尚清华变成了傀儡,傀儡永远不会离开他,他可以好好观察尚清华的习惯了。

事务解决得差不多了,漠北君终于有那么一天清闲。他睡到晌午才起,在傀儡的服侍下更衣后发现桌上已有吃食。漠北君扫了一眼,发现今日的饭菜不是很合胃口,他突然心血来潮,命令道:给我做顿饭。傀儡听令后,快步向厨房走去。漠北君跟在后面:他想看看尚清华平日是怎么做饭的。

傀儡先在厨房水缸那舀了瓢水,仔仔细细地洗洗手。然后在放调料的架子上拿下自己需要的调料。府上的厨娘都是大高个——他们族群积善烹饪,偏长了个高大的身材。因此放调料的架子也就比人族用的高了不少。有的调料放在最上层,傀儡便只能垫着脚去够。再用恰好能够到的两根手指夹着调料瓶的底部把它拿下来,按着某种顺序在桌子上排好。

漠北君想起他的书架。他的书架按着他的身形打造,对尚清华而言自然是有点高的。看着傀儡的动作,他的眼前不禁浮现尚清华按着他的吩咐,垫着脚拿放在最上层的册子,小心翼翼拿下来后长舒一口气的可爱模样。

傀儡把食材切成一个个小块放在一边,拿起厨房墙边的柴火起炉灶。他很熟练,没两下就生好火,开始烧菜。漠北君喜欢吃牛肉,他烧的第一个菜就是牛骨架。闷了一些时候,傀儡掀起锅盖,牛肉的香气随着热气,弥漫到厨房每个角落。漠北君被勾起了食欲,他对这盆菜相当满意。随后傀儡又做了两个菜,期间又起了个炉灶,用甘蔗、胡萝卜和玉米加上猪肉煮成汤。傀儡拿起甘蔗时,漠北君有些讶异。他喜欢吃牛肉是每一个想要用旁门左道讨好他的人能轻易打听到的消息,但是他爱喝甜汤这一喜好是从未对外人说过的,尚清华怎么会知道?

然而更让他惊讶的事情还在后头。傀儡将煮好的汤盛上,舀了一瓢水顺势就要从炉火上浇去。

“住手!”漠北君惊怒。这是什么意思?叫他做顿饭,他竟敢拿三菜一汤敷衍我?!傀儡的手顿在半空,扭过头看他,等他的下一个吩咐。傀儡无动于衷的脸让他冷静下来。傀儡是没有感情的,他不会产生“敷衍”这样带有情绪的动作。能出问题的,要不就是尚清华的习惯,要不就是命令的内容。漠北君想了想,“给我做顿饭”……兴许在他眼中三菜一汤就是一顿饭吧。

娇生惯养·魔二代·漠北君有些无奈,吩咐着傀儡多做几个菜,便回房等着。半晌,傀儡将温度适中的饭菜端进来摆好,退到低头一旁站着。漠北君夹了一块牛肉,放入口中。

说实话,傀儡做得不如厨娘做得好吃,牛肉煮得有点老,不太好嚼,酱汁放得多了一点,味道偏咸。但是,无关味道,他似乎更愿意吃他做的。漠北君忽又想起什么,他问道:“你往日在这里都吃些什么?”

傀儡不会说话,他从衣服内里拿出一个布袋,里面有一些用油纸包着的东西。打开来,是已经冻成块不能吃的馒头和包子。

漠北君愕然,随后了然于心。自从尚清华学会御剑后,每次漠北君传信让他过来,他就带点干粮。傀儡身上的大概是他最后一次带的干粮,过了这么久,这些食物早在寒冷的北疆里冻成石头了。

他想了想,终是叫傀儡拿多一副碗筷,坐在他身边一同用餐。

他又做了一件毫无意义的事。


tbc.

————————————————————————————

文章里面的菜的做法都是我瞎掰的,所以细节会有点怪。

因为学业繁忙所以更新随缘。

给(1)举行仪式的地方加了两句话。

漠北君喜欢牛肉和甜汤是私设,觉得这样有点反差萌。


以及关于尚清华是怎么发现漠北君喜欢甜汤的:

尚清华还不会御剑的时候,漠北君需要情报就会在三更半夜偷偷出现在尚清华的旁边。

当时尚清华还不是峰主,只是个朝大弟子努力的小人物。偶然因为采买物资需要下山,他就会偷偷带上自己微薄的私房钱,买一点点吃食偷偷带上山,想吃的时候啃两口。

所以漠北君神出鬼没地出现在尚清华旁边时往往会看见他在无人的角落开心地啃零食。

尚清华发现,如果自己吃的是甜食,漠北君会多看两眼。

后来恰逢节日,峰里派发煮好的甜汤。尚清华跑到静谧无人处准备和漠北君交接情报,发现漠北君不经意朝派发甜汤的方向多看了两眼。

然后他就知道了。

【原著漠尚】后知后觉(3)

慎入!流水账文笔,节奏应该很慢

∞其实与其说是原著漠尚不如说是漠→尚

∞因为原著漠尚出现不多我有点琢磨不来所以很OOC

∞最近没有刀子我只好自己产了所以这篇是刀!可能有后续可能没有如果有肯定是BE

∞最近很忙所以更新随缘

如果以上可以接受那么请继续↓


【原著漠尚】后知后觉

3.

        傀儡压了压因为不多用本就平整的床铺,替漠北君更衣。漠北君躺下后,傀儡把床帘放下,剪断烧着的灯芯,然后低头站在一边不动了。

       漠北君快要入睡了。一阵轻微的脚步声在床帘外响起,他立刻警觉起来。

       是尚清华?他掀开床帘,果不其然看见傀儡蹑手蹑脚地走出房间。

       他在干什么?漠北君琢磨这大概又是尚清华生前的习惯。若不出所料,他是去休息吗?

        漠北君从没有注意过他在哪里休息。

       于是他跟着傀儡,走进刮着风雪的黑夜。傀儡瘦小的身子穿过飘雪的大院,快步走上回廊,走进往常摆放多余桌椅的仓库。

       漠北君跟着走进去,然后他看见傀儡在一张有坐垫的椅子前站定,拍了拍上面的薄灰,又在旁边拿了另一个坐垫,抱着蜷在椅子上睡了。

       他才知道,原来之前尚清华都是这样在北疆度过终年不变的寒夜。

       他下意识开口:“尚清华。”

       傀儡睁开眼睛,起身站直,等着他的命令。那双眼睛无神地注视着他,像在问他:你想干什么?

       我想干什么?

       漠北君没有头绪,他不知道自己叫傀儡做什么。他大可以不管,傀儡不会疼不会冷不会腰酸不会委屈,傀儡对一切没有知觉更别谈怨言,傀儡的所作所为都只是生前的习惯。现在他知道这个习惯了,他大可以离开。但他不想看他缩在凳子上。

       他走出仓库,傀儡便跟着他走出来。他又走回房间,傀儡就又在先前的地方站着,一动不动。

       他在床铺上坐了一会儿,最后叫傀儡自己找地铺,在房间的空地里睡下。

       当傀儡铺好地铺,再次放下床帘时,漠北君才觉得自己那么荒唐。

       尚清华已经死了,何必来这么一出。


tbc.



下一章应该会有尚清华烧菜。

【原著漠尚】后知后觉(2)

慎入!流水账文笔

∞其实与其说是原著漠尚不如说是漠→尚

∞因为原著漠尚出现不多我有点琢磨不来所以很OOC

∞最近没有刀子我只好自己产了所以这篇是刀!可能有后续可能没有如果有肯定是BE

∞最近很忙所以更新随缘

如果以上可以接受那么请继续↓


【原著漠尚】后知后觉(2)

2

       漠北君看他光着身子站在阵法中,不忍直视,命令他把衣服捡起来穿好。傀儡走过去拿起衣服,上面由遗骸化成的细沙抖落下来。傀儡按着尚清华的习惯,抖了抖每一件衣服,穿好,捡起佩剑拴在腰间,随后躬身走在漠北君后面,成了往常狗腿的尚清华。

 

这个法子确实不错。

       尚清华生前服侍了漠北君很多年,但总归他是峰主,又是卧底,服侍也只是偶然才有的事情。漠北君知道这个人心细能记得很多事务,命令尚清华按他的习惯服侍他,就去书房议事了。漠北君第一次使用傀儡,还不熟练,本是想着看尚清华的行为和自己所想有什么差错,今日命令好了往后不必麻烦地多说。

       苍穹派的没落让正道一下乱了阵脚,于是魔族这边便轻松了不少。君上大概是打算趁机攻下人界的南边,漠北君在北疆待命,短时间内不用考虑战况。然而战事稍有缓和,先前落下的一部分政事堆积起来。简单的已经在当时由得力的下属处理,但不算太紧急却又重要的事情堆了一堆。

       北疆的管理本不算麻烦,魔族都是随性的,不喜欢规矩的拘束,力量就是最好的管理。但是君上打算合并人魔两界,所有的准备就变成了麻烦。低等的小魔听到合并的消息后兴奋地做着奴役人族的美梦。偏偏君上本就是人魔混血,他后宫三千里也有许多人族女子。君上下了命令,合并后人魔地位不可过于悬殊。这一句命令于漠北君而言意味着他要了解一点人族的律法规定。这对于自幼聪慧的漠北君而言虽不是什么难事,但是一天天如此,再好的耐心也被磨没了。

漠北君又一次对付完在书房里力挺人口贩卖为自己寻求利益的部分贵族,一颗心警惕地端着,直到回到寝室,看着傀儡关了房门,他才长舒了一口气。

       漠北君一坐下,傀儡就小跑着过来,在他脚边跪下,给他捶腿。

       尚清华每次有情报,总是借着某些理由下山御剑前往北疆,依照漠北君的命令,在他的寝室候着等他。漠北君自认自己十分擅长隐藏自己的情绪——他总是面无表情,喜怒不形于色。可尚清华不知用的什么法子,偏偏就能觉察他是收到了好消息还是恼怒于下属的无能。然后尚清华就会向傀儡现在这样,给他捶腿,在奉上恰到好处的笑脸,嘴上说着能够安抚漠北君恼怒的心情的话语,或是直接报出让漠北君心情更好的情报。

漠北君看着傀儡没有表情的脸,不禁伸出手抚摸。一天下来,他竟没有纠正过傀儡的任何做法,每一项事务,傀儡都做得称心如意。除去要防着尚清华的尾巴翘得太高太嘚瑟会起背叛的心思,其他时候与尚清华的相处,漠北君常常觉得舒适,甚至有点放松。对啊,毕竟尚清华总是那么机灵,他总能很好地记住别人的习惯,顺从别人的习惯,看懂别人的脸色。这个“别人”里,还有君上,丘清源,凛光君,沈清秋,不仅是他……

不仅是他。

漠北君阴沉着脸,轻抚的手一用力,将傀儡推倒在地上。随后他站起身,命令傀儡服侍他就寝。


tbc.

【原著漠尚】后知后觉(1)

慎入!原著漠尚,我也在点犹豫要不要打漠尚的tag

∞然后我打了

∞因为原著漠尚出现不多我有点琢磨不来所以很OOC

∞最近没有刀子我只好自己产了所以这篇是刀!可能有后续可能没有如果有肯定是BE

∞最近很忙所以更新随缘

如果以上可以接受那么请继续↓

【原著漠尚】控制

1.

       苍穹派灭门。

       岳清源万箭穿心,为了一个万人唾弃的小人沈清秋。掌门死讯传到北疆,小魔将消息报给漠北君时,尚清华恰好在一旁递送新的情报。小魔走进来时,漠北君便猜到他要说什么了。尚清华前日告诉他岳清源起身赴约,于是他便知道,君上不会让苍穹派掌门活着回去。

       第二峰峰主囚禁于魔族,百战峰峰主多年前身亡,如今掌门仙逝,苍穹派元气大伤,剩下的峰主与弟子苟延残喘,终不成气候,更别说胜过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君上了。苍穹派已和灭门没有区别。

       这样一来,苍穹派的叛徒尚清华便没了用处。他修为不佳,也不知在魔族能派上什么用场。虽是无用之人,漠北君定是不能放他走的。这人自他年少就随他差遣,知晓他太多秘密。他的生死只在漠北君一念之间,不论尚清华选择去留,漠北君心中早有打算。

       若是他要走,就杀了他。

       若是他要留……

       因此小魔通报消息时,他一直在观察尚清华的反应。

       “岳清源万箭穿心,身亡!”尚清华的神情恍惚了一瞬,立刻低着头“扑通”一声跪下了。随及双手一伸五体投地磕起头来,一套动作行云流水毫不含糊,嘴里喊道:“恭喜君上!恭喜君座!苍穹派元气大伤,君上统一人界定一帆风顺势在必得!”末了他偷偷抬眼看漠北君的表情,发现漠北君也在看他时身子缩了一缩,小心翼翼地说:“君座,念在小人多年来尽心尽力递送情报服侍君座,可否留小人狗命。”他顿了一顿,又说:“要是君座嫌小人无用,留着碍眼,就把小的扔出去,任小人自生自灭吧。”

       漠北君认为尚清华这种人是很容易掌控的。这一类人大多犯贱,不能利诱,因为有更多的利益在他们眼前时,他们一定会选择更有利的一方。要掌控他们最有效的方法就是威逼,只有拿捏着他们的命,他们才不敢背叛。

       这种人在被拿着命的时候提出来的请求,往往是很真切的。

       他要走啊。漠北君没有回答,他一抬手,直接把人冻成尸体。

 

       小魔报完消息就退下了。漠北君看着门外飘雪,伫立许久,没有动作。

       他想不通,只觉得尚清华真是愚钝。岳清源身亡有尚清华一份功劳,因此苍穹山定是对他恨之入骨。他又没有积蓄,到了人界也没法安家。若是他留在漠北君这,还有漠北君护着他。世界之大,除了北疆,哪还有他的容身之处?他为何还是要走呢?

       等雪停了,他将尚清华的尸体扛到大院中央,用积雪画了一个招魂阵。漠北君不擅与灵魂相关的咒术,为此几日前他还专门拜访了君上结识的某位长老。长老念在与君上的情谊上,为他细细讲解了许多招魂制作傀儡的法阵。此时他布的阵,就是他挑选后,长老教给他的。

        他还期许自己用不上这法阵。

       为中间的尸体注入魔力后,法阵开始发挥作用。一缕烟一般的白色从尸体飘出,逐渐在旁边的雪地汇集成型,最终成了尚清华的样子。被抽离了神魂的躯体变得干枯,最后化为细沙,微风一吹就混进土里,找不见了。

       漠北君很满意,目前来看法阵很成功。这个法阵能抽取尸体的神魂,并将其化为死者生前的形象。最妙的是,因为是灵魂,虽然这个形象可以触碰,却无法被外力破坏。但是,这个法阵无法将死者的意识赋予形象,化出的形象除了按施咒者的命令行动外,就只会大概依据死者生前的习惯活动。

       漠北君选择这个法阵时,长老告诉他后来阵术进步,能够保留神志了。但漠北君拒绝了,执意要用这个法阵。

       尚清华的形象睁开眼睛,然后对漠北君,露出了献媚的笑。漠北君心中一惊——不是说没有神志吗?!但很快,他就反应过来——这大概是尚清华的习惯。于是他命令道:“以后不必如此。”

       傀儡点了点头,敛了笑意,面无表情地看着他。

tbc.(大概)

如果各位有什么关于原著尚清华的习惯想看评论区交流一下,脑洞匮乏但我真的好想看刀啊!

——————————————————————————————

因为文不对题,改了一下题目0.0

【随便抱怨】
有时候会遇到这样的事情。
这个人写文真的很好看/唱歌真的很好听/讲段子真的很有意思/打游戏真的很牛逼,我超喜欢。
但是ta的素质或者逻辑思维让我想拉黑。
陷入两难痛苦挣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