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炉鸡翅

∞这里初鹭/鸡翅
∞初次见面欢迎勾搭
∞人不想做作业的时候就会乱想
∞意味不明

【潮】

        浪花叠着浪花,争先恐后地翻涌,破碎在沙滩上。它们欢呼着,它们嘶吼着。像剧院的掌声,像千军万马的奔腾,像天边阴霾的雷鸣,像捂住耳朵时听到的声音。
        “隆隆—”那是血液流过的声音。
        手指松开后依旧能听见——
        “隆隆—”
        浪花翻涌着。
        你的脚尖踩在破碎的浪里,在一线白中点出黑点。白色的浪花轻吻你的脚跟后又粘合在一起,肆无忌惮。
        脚下的沙粒越发结实,冰凉的海水与浮力却带来空中漫步般的虚无感。翻涌的浪花渐渐看不见了,深蓝的海懒懒地波动,像被风扬起的丝绸。
        世上曾有一间几乎零回声的房间,独自躺在里面的人会听见脑中传来声音。
        “唰,唰—”
        那是血液流过的声音。
        “唰,唰—”
        那是海面波动的声音。
        人在安静的房间里连续72小时会崩溃。在“唰唰”的流动声中度过72小时,全世界仿佛只剩一人。人们难耐孑然一身的孤独。
        你走了很远,已经筋疲力尽,四周只有海水相互推动的声音。
        “唰唰”海水波动。
        “隆隆”浪花涌起。
        “哧——”公交车在终点站停下。
        “啪嗒啪嗒”小跑的脚步声。
        “当—当—”婚礼上的钟声。
        “我愿意!”他爽朗的笑脸。
        “没事的。”你勾起的嘴角。
        “对不起。”他认真又残忍的神色。
       
        四周只有你内心的哭喊——
        “已经没有退路了。”

【end】

我写了些啥。。。